印度创业“独角兽”的倒悬之危:一个财务神话

之前我们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印度一些“独角兽”——即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初创公司存在不少问题。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几个典型案例吧。

ShopClues 和投资缩减

要知道,想要成为独角兽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Shopclue 的案例会告诉你这一点。在与几家大型电子商务公司的收购谈判失败后,该公司刚刚向 200 多名员工提出了解雇信息,公司业务也随之关闭。

这家公司成立于 2011 年,2016 年成为独角兽,而 2019 年却将旗下门店给关闭了。Shopclue 公司在 GIC 领投的 E 轮融资时,估值曾一度达到 11 亿美元。这是否传达出了这样一个信息:除非财务状况良好,否则计算这些高估值的趋势,以及将独角兽这类标签与初创企业联系起来,实际上都是毫无意义的做法,甚至会对初创企业的生态系统产生不利影响。

我们可以看一下 ShopClues 在 2018 财年的基本收入和亏损数据:来自运营的收入(RfO)增加了 50%,损失减少了 40%。看起来财务状况似乎有所改善,但当进行深入的财务分析时,我们发现,尽管亏损在减少,但这些亏损却在年复一年地累积,而融资速度却未能跟上公司的亏损速度。由于公司没有足够的钱来投入运营,所以亏损和开支都减少了。同时,这家公司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偿还供应商,甚至支付员工的工资。

该公司在 2018 财年的主要现金消耗是支付贸易应付款项,从 2017 财年的 12.708 亿卢比下降到 2018 财年的 10.45 亿卢比。在 2018 财年,未支付员工薪酬累计已达 1700 万卢比。与此同时,公司的资金还有一部分被投资于非流动性和金融资产——货币市场、共同基金等,以弥补其核心模式未能产生的收入。其中,非流动性投资从 1280 万卢比增加到 8810 万卢比,金融资产的投资增至 9690 万卢比。另一方面,Shopclue 正在减少其固定资产。在 2017 财年,该公司拥有价值 4030 万卢比的 PPE(房地产、工厂和设备的统称),而在下一财年该数值降至 2110 万卢比。其在 2016 财年的时候,这一数字为 6840 万卢比。

令人担忧的是,不仅仅是 ShopClues 遭遇了投资缩减,Snapdeal、Zomato 和 Quikr 这三家公司在 2018 财年也都出现了大规模的投资缩减。

竺道2.bmp

Quikr:收购、商誉和估值

另一家初创公司 Quikr 是印度首屈一指的在线分类信息网站,它通过 15 次收购证明了这句谚语:雷声大雨点小。经过 10 年的运营,Quikr 获得了 17.349 亿卢比的综合营收,仅通过出售投资性房地产和固定资产,就出现了正的现金流。PPE 的价值从 2017 财年的 3.397 亿卢比下降到 2018 财年的 2.29 亿卢比。非流动性投资(即不用于产生营业收入的长期投资)从 3.156 亿卢比跌至 5020 万卢比,跌幅达 84.05%。

由于当前的投资,公司的流动资本受到了冲击,那些可以在流动资本周期中赚钱的投资,被削减了 20.221 亿,从 36.13 亿卢比降至 15.909 亿卢比。这种情况自 2017 财年以来一直在发生,当时该公司通过出售投资性房地产获得了 76.587 亿卢比的现金流入。在 2018 财年,现金流入减少到 24.887 亿卢比。而仅有两项资产价格上涨:一是贷款预付款,从 9340 万卢比升至 10.392 亿卢比;二是商誉这项无形资产。在 2018 财年,Quikr 收购了 4 家初创公司——Zimmber、Babajob、HDFC Realty、HDFC Red。而所有这些公司的收购金额都比他们的净资产价值(NAV)要高得多,足以使商誉数字从 2017 财年的 1.365 亿卢比升至 2018 财年的 18.847 亿卢比。

由此可以看出,Quikr 的增长是基于收购的,因为 19.97 亿卢比的收入肯定不足以支付 20.931 亿卢比的员工工资支出,更别提公司的总体支出了。除此之外,该公司也未能获得股票融资来弥补亏损。在 2016 年之后,该公司进一步利用公司杠杆,依靠债务投资生存。

由于某种原因,外界没有得到 Quikr 涉及法律诉讼的消息,但该公司的损益表仍然显示,其在法律方面的费用支出从 2017 财年的 5090 万卢比翻了一番,达到 1.087 亿卢比。根据 Kinnevik AB(该公司的投资者之一)的计算,该公司的估值在 2017 年 12 月降至 8.85 亿美元才有意义。不过,该公司的估值在下一份季度的报告中恢复到了 10 亿美元以上。鉴于 2018 财年的这种财务表现,投资者如何能将估值恢复到 10 亿美元以上令人十分惊讶。这些预测声明加在一起造就了如此高的估值,无视金融审慎的重要性,并引发了对这些报告公正性的质疑。

虽然国外在线分类行业巨头 OLX 在印度的业务仅限于在网上销售或租赁家电、房屋、汽车等,而 Quikr 却在家庭服务、就业、分类广告、金融服务、教育、B2B 供应商分类等领域展开了业务。后者甚至开始在位于泰伦加纳邦和卡纳塔克邦的线下商店——QuikrBazaar 推出了一些产品,以便消费者在购买前能得到良好的体验。但不可否认的是,印度的在线分类行业正在衰退,其根本无法与 OLX 抗衡。Quikr 即使进行了努力的尝试,试图找到一个稳定的商业模式,在市场上分得一杯羹,却也未能如其所愿。而 OLX 印度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一直在盈利——2018 财年盈利 1.56 亿卢比,2017 财年盈利 8000 万卢比,而 Quikr 却一直在累积亏损。

注:本文作者:竺道(ID:zhudao_review)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